翻页   夜间
哈罗小说网 > 带着系统来大唐 > 第四百六十章 已往户部比如今(第三更)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哈罗小说网] https://www.hlxs9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毕构感觉自己头晕,皇后在李易的庄子上养孩子?

  “陛下呢?”毕构揉揉太阳穴。

  “陛下凌晨来上朝,午后可能会去看哪个后宫的人,晚上回李家庄子,近啊,有事来得及回来。”

  卢怀慎放下筷子,一起揉太阳穴,头疼。

  “安全有考虑?”毕构管不得皇帝住哪,他担心庄子比不上皇城安全。

  “安全?哼!”姚崇哼一声:“李易那里的好东西多着呢,成排放的那种一炸一片的窜天猴。”

  张说接过话:“还有热气球,如今庄子上储备的有五十个了吧。

  朝廷的工匠把外面的造好,拿到李易庄子上,庄子给组装另一样东西。

  羽林飞骑整日里训练,烧掉的钱,不敢去想。

  若情况紧急,热气球队伍,保护着陛下、皇后、孩子就跑了。”

  “李家庄子的战斗力比皇城高?”毕构似乎明白了。

  姚崇作为兵部尚书,颔首:“皇城不利于骑兵冲锋,羽林飞骑多数在城外北面的禁苑。

  想去围攻李家庄子,李家庄子只要坚持一刻钟,羽林飞骑就能打出来排山倒海般的梯队冲杀攻势。

  骑兵过去是围着皇庄、李家庄子、张家村子一圈来回跑。”

  毕构连连点头,发现确实如此,皇城拼步兵,外面拼骑兵。

  “如此,只看李家庄子能否坚持一刻钟?”毕构总结。

  “李家庄子挨着灞水,后来张家村子和李家庄子又挖了人工渠,只有四条小桥能过。”

  卢怀慎给出个水系解说。

  毕构懂了,那是护城河,自己两年没回来,长安城边竟然多了个军事重地。

  “不能认识陛下又是怎么个说法?”毕构提起方才的事。

  “我给你说,要从宋王去皇庄开始……”张说介绍起来,一直说到现在,饭菜都凉了。

  “原来不是陛下派李易去的河南府,他自己提前准备,陛下把他当成外相了?”

  毕构说着看三个宰相的脸,没有他想像中的愤怒,只有一丝无奈。

  “他主意多,外相就外相吧。”张说认命般地说道。

  “唉!”卢怀慎叹气。

  “饭菜热一热,吃饭。”姚崇换个话题。

  吃完了过了时间的午饭,毕构赶紧回户部他的办公室,看收税和三联票据的情况。

  晚上张说又拉着魏知古一起,到天上人间的旋转餐厅吃饭。

  今天刻意让留的位置,不然总是客满,有钱的人多。

  毕构再详细询问一番关于李易的事情,宴席结束,回家。

  他家住在朱雀大街西边第二排从南往北数的第五个坊,怀贞坊,从北往南数,也是第五个。

  翌日他请了个假,说要安排一下家中的事务,转头跑去李家庄子。

  “老毕。”在灞桥的桥头,李易喊。

  “小易。”到京城就给配豪华马车的毕构下车,跟着叫。

  “快,老毕,跟我进去,我给拿东西咬个牙印,过两天就给你镶嵌上。

  我给朱邪金山都镶了,庄子里缺牙的,现在都用上我的牙,不,我给镶的牙。”

  李易上前,挽住毕构的胳膊往里领。

  毕构的跟班好奇地打量着庄子,随在后面,小心翼翼。

  毕构也在看,果然如收集到的信息那般,有宫女和太监跟着李易。

  李家庄子上的庄户不干活的穿着漂亮的衣服,干活的穿工作服。

  有护卫站岗,羽林飞骑来回巡逻,天上飘热气球。

  比大人起床晚、吃饭晚的孩子们穿着统一的服装进教室。

  “小易,天下百姓皆如此,该多好。”毕构同样被庄子的人文和风景所震撼。

  “会有的,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。”李易说出了曾经老一辈的想法。

  当时那些人就觉得能够住上楼,然后装电灯和有线电话,便是梦一般的日子。

  后来有线电话陆续被拆掉,特殊要求才装着,不然一律手机。

  比起那时,现在的庄子算得了什么?

  “电灯电话?”毕构发现关键词。

  “电灯庄子中现在就有,电话……我可以做,以后再说,眼下用处不是很大,就是能够很远距离互相说话的东西。”

  李易简单解释一番,带毕构进‘医院’,先清理牙齿,缺三颗牙的地方处理完,咬印。

  “行了,过几天给你装上,需要套在旁边的牙上,不用种。

  即使都掉了,满口牙我也给你镶上。你愿意介绍谁过来,我都这个价钱。”

  李易笑着对在那里感受处理完牙的毕构说。

  毕构也笑,他知道李易的意思,他能找的人,当然是品级差不多,或者是有其他能力的人。

  “小易,我现在是户部尚书了。”毕构与李易聊天。

  “知道,和我一个品级,我也是正三品。”李易把他的金紫光禄大夫拿出来说。

  毕构看李易,意思是,你难道不知道文散官和实权官的区别?

  三品的散官多了,还有二品的呢,问他们能跟户部尚书比不?

  “小易呀,管上户部,我才知道你给出了主意,在蓝田县先收商税,并使用更好用的三联票据。”

  毕构说正事,已往的户部尚书,按部就班。

  他过来,等待他的是商税。

  唐朝到现在,未收过商税,百姓种田交租子,拿着租子用。

  突然来个商税,不怎么会玩。

  “毕尚书,税的事情,地方要有一定比例留下,让地方用来修路和做有利民生之事。

  县里的税交到州府,县中留一部分,留一成试行。

  蓝田县不算,需要先把亏空补上。

  州府拿到税款,可留一成五,其余七成五交到户部。

  看看这个比例好不好用,不好用再调整。”

  李易称呼改变,说正事。

  毕构听,问:“已经有纸币了,运输方便,照比以前那样,不给地方留不行?有事再为地方拨付。”

  “没钱谁给你好好收税?叫地方官员看到好处,他们才愿意动起来。”李易诧异地看毕构。

  “你让他们贪腐?”毕构同样诧异。

  “他们贪污是吏部的事情,当然,户部可以去查账。

  收了商税上来,户部要开始考虑取消百姓的调了。

  地方上有钱,以雇佣的形式征召百姓,百姓多了二十天富余的时间。”

  李易一直在盯着取消调的事情。

  调的免费二十天劳动坑人,要自己准备食物,还得去指定的地方。

  卖力气干二十天,半个月都恢复不过来。

  干的活不同,不专业的人事倍功半。

  “若地方留下的税,不足以支付酬劳怎么办?”

  毕构不反对取消调,谁都知道,只是没办法,他担忧的是税收得少,不够用。

  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