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哈啰小说网 > 韩卿冯斯乾 > 第205章 了断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哈啰小说网] https://www.hlxs9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我凝望他背影,“曾经我受雇于那些富太太,和企图上位的情人勾心斗角,我混这行,什么招数都信手拈来,哪个男人的心肠也猜得透彻。斗女人,玩弄情场游戏,我从未输过,长达五年的三十多笔生意,我没有一个对手。”

  冯斯乾转过身,用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审视我。

  “我太自负了,觉得自己道行高明,足够掌控任何意外,偏偏造化弄人,我犯了大忌,对一个已婚男人动了心。我厌恶,却又陷在荒谬的感情里,于是千方百计抽身,挣脱你。”我逼近他,他眼底暗潮汹涌,“你还要离多少次婚,堂堂正正的冯太太才会是我呢?跟着你,战争无休无止,斗垮一个,又续上一个,她们疯狂爱着你,爱得死去活来,她们用冯太太的身份凌驾欺侮我。在你身边的每一天,我所谓的风光,不过是场面上假惺惺的客套,背后的不屑谩骂,唾弃嘲笑,我不相信你不知道。”

  佣人蹑手蹑脚走进花园回避。

  我掌心攀附在他胸膛,他滚烫的体温冲击着我,他极少像这一刻,心跳这般剧烈狂乱,“后来,我对你的情意深信不疑,我放弃逃,耍尽手腕逼林宗易离婚,不惜捅他最狠的一刀,害他险些丧命在橡山。你告诉我,你需要时间,会给我一个交待。可到头来,我等啊等,等到孟绮云取代我,你依然蒙着一层纱,我总是差一寸揭开,又永远揭不开。”

  冯斯乾沉寂的眉眼无波无澜,敛去全部喜怒。

  我倏而扯住他衣领,“你以为我喜欢斗,喜欢胜利的快感吗?我斗,是为求生,就像你斗,为名利,为讨回三十年前的公道,林宗易斗,为绝境里活命,谁愿意斗,只是不斗不甘心而已。”

  他目光停落在我面孔,这时我听见周德元在客厅内询问,“斯乾,是你的客人吗?”

  冯斯乾微微侧目,没回应。

  我笑了,“岳父也在啊。”

  他面容深沉,“韩卿,立刻回去。”

  我同他对峙,“我和你做个了断,这一切不结束,我不回去。”

  冯斯乾摁住我肩膀,“我不做了断。”

  “所以呢?”我仰面注视他,“我眼睁睁任由冯冬成为孟绮云的儿子,那我呢?继续当你的情人吗?当一生,直到人老珠黄,你不讨厌我这张脸吗。”

  “不会一生是情人。”他也注视我,“我说过,你生的儿子自己养。”

  “我不是冯太太,我的儿子是什么,私生子吗?”我失控逼问,“为了生冯冬,我几乎死在手术台,你亲眼目睹那一幕,我赌命生下的儿子,你残忍到让他不见天日吗?”

  “我没有这么想!”冯斯乾同样有些失控,闭上眼平复,“你先回去。”

  他皱着眉,仿佛极力隐忍什么,无法说出口。

  迟迟无人应声,周德元再次问,“斯乾,到底是什么人。”

  我用力推开他,穿过玄关,春风满面迎上周德元,“周老先生,您的女婿做贼心虚,不肯放我进门呢。”

  孟绮云没想到我竟然会登门,她缓缓起身,没说话。

  我打开皮包,把几盒保险套倾倒在正对扶梯的单人沙发,“冯太太,你落下东西了,我特意送过来。”我环顾一圈,拾起其中的紫色包装,“冯斯乾喜欢这款带凸纹的,特别刺激。要小心,稍不注意,它就破掉了,他腰腹的力气很狂野。”

  孟绮云不由自主颤抖着。

  我在手上掂量,“五天前买的,用了十一枚,还剩一枚,冯太太笑纳,用得好呢,我再送,家里抽屉全是。”我撂下,又挑出一小瓶油,“我敏感,冯斯乾对更有我耐心,倒是用不着它,他的耐心不一定对冯太太有,你收下有备无患。”

  孟绮云已为人妇,她清楚是什么油,顿时抖得更狠了。

  冯斯乾一言不发伫立在那,我只要犯脾气,谁也压制不了我,我一概不听,非要发泄了,闹赢了才罢休。

  我随即掏出手机,点开一段录音,按下播放,没有画面,只有一男一女的微喘声。

  女人是我,断断续续,“斯乾哥哥,你是不是很着迷我。”

  男人嗓音发闷,似乎埋在女人脖颈,细细吻着,“你感觉呢。”

  女人笑得花枝乱颤,“我感觉你迷恋得欲罢不能,不可自拔了。”

  男人嗯了声,臂弯翻动我身体,“花样百出的妖精,男人都难以抗拒。”

  这是孟绮云第一次在深夜勾走冯斯乾之后,我找了时机录下的筹码。

  别小看这玩意,一个清明禁欲、英气俊朗的男人,在床上也有发了疯沉沦的时刻,对于新婚妻子而言,可不是一般的滋味。

  我笃定冯斯乾对孟绮云不会如此堕落。

  我走过去,神情性感又挑衅,像一只化为人形蛊惑人心的狐狸,充满强烈的禁忌与危险,“妄图给我下马威,你那点肤浅的心机手段也够看吗?”

  我后退,又变了一副面目,“冯太太,明天我将冯斯乾最喜欢的睡衣拿来,上面还沾着我的味道,你穿上会事半功倍。”

  孟绮云面色苍白,她哽咽问冯斯乾,“我们结婚了,我的丈夫住在别的女人那里,我去收拾丈夫的衣物,我做错了吗?”她情绪崩溃,根本抵挡不住这份羞辱,红着眼眶失声痛哭,“斯乾,我究竟做错什么。”

  周德元被这场荒唐的戏码激怒了,他坐下暴躁拍打桌子,“斯乾,你懂不懂规矩!招来乱七八糟的女人给绮云难堪,我女儿心性单纯,比不得外面不三不四的下贱货,专门对男人下脏手。”

  我腔调阴恻恻,“哟,我好心帮冯太太留住丈夫,她不精通男欢女爱,男人哪会留恋她的温柔乡呢?冯太太没错,难道我错了呀。”我俯下身,双手撑住红木桌面,与周德元平视,“冯斯乾和我这样不三不四的女人上过床,不戴措施,万一搞出花柳病,不是周家的家门不幸吗?莫非孟小姐不介意,不怕传染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周德元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冯斯乾忽然抬手甩了我一巴掌。

  我头瞬间被打偏,捂住脸,望向地面。

  这巴掌其实很轻,手一扫,却发出极重的声响,我也不明白怎么发出的,我整个人僵在原地。

  周德元看了冯斯乾一眼,“你什么意思。”

  冯斯乾手停在半空,“替岳父和绮云出这口气。”

  周德元冷笑,“老胡。”

  司机带着保镖从一楼的一扇门走出,周德元呵斥,“安保呢。”

  保镖说,“我夜晚巡视。”

  “白天有疯子闯进来,你保证我女儿安危吗?”

  保镖低下头,“我疏忽了。”

  周德元嫌恶从我身上收回视线,“拉下去,男人动手没轻没重,不用太客气。”

  我蹲下挣扎,保镖扼住我,并且暗暗发力,捏得我骨头生疼,我伸脚踢踹他,他擒住我脚踝,倒拎着,一晃一颠拖我出去。

  “岳父。”冯斯乾出声制止,虽然面无表情,保镖却一惊,本能驻足。

  冯斯乾不咸不淡一瞥,保镖犹豫了一秒,放下我。

  我大口呼吸着,扶着墙壁站稳,冯斯乾此时不露声色挡在前面,掩盖我的存在。

  “这巴掌也打了,我认为到此为止。”他倒了一杯茶,递到周德元面前,“您认为呢。”

  周德元不给他面子,没接茶杯,“我不认为。”

  “是吗。”冯斯乾不再端着,他搁在茶几,“岳父打算如何呢。”

  周德元怒不可遏,“你想护着人?”

  “不。”冯斯乾整理着衣袖,语气漫不经心,“我有必要向岳父介绍一下这个飞扬跋扈的女人,我容忍她的理由是什么。”

  他走向周德元对面,“岳母的新闻,是她曝光的,岳父的底细,她也摸查过。林宗易对她还不错,留下一大笔钱和不少势力,她因此为非作歹,连我的把柄也攥住了一些。她没有心思,只喜欢到处惹事,岳父要教训她,我求之不得,您也算是解了我的围,只不过闹出风波,我无能为力平息。林宗易是我目前的头号劲敌,岳父不是也无可奈何吗?”

  周德元默不作声盯着他。

  冯斯乾背对我,转动着茶杯,“林太太,折腾尽兴了吗。”

  我冲进去,夺过他手中的杯子,将茶水尽数泼在他脸上,他身型一动不动,慵懒而沉稳,冷静到极点。

  “冯斯乾,从今往后,咱俩断了,你再纠缠我,别怪我不留情面。”

  他白皙修长的手搭在膝间,轻轻握住,越来越紧,最终紧崩出三条筋络。

  我从别墅离开,发现汽车自动熄火了,皮包也丢在客厅,我的重要证件都在包里,我正要返回,保姆拿着我的包追出来,冯斯乾走在后面。

  我接过包,他一把拽住我,“打疼了吗。”

  我回过头,看向他。

  他触摸我脸颊,与此同时,我抡开他手,“冯斯乾,我受够你的谎言和阴晴不定了。我韩卿这辈子只当男人的妻子,不当玩物,不管你多么高贵,多么耀眼,你给不了我想要的,我可以销毁所有感情,与你断得一干二净。”

  我坐上车,调头驶离,冯斯乾的身影投映在后视镜,他站在灰白的细雨中,许久未动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